2017年CIGA Game Jam上海站落幕:用48小时做了一场游戏梦

6月18日晚9点半,夜色渐浓。

白日喧闹的上海也已逐渐沉寂下来。位处于上海西南角的普天信息科技园,也仅有几栋楼上还零星地亮着灯。这时,从C2楼爆发而出的巨大欢呼声,打破了园区深夜中原本的寂静。

聚集在C2栋2层最大一间会议室中近200人群情激奋,夜幕的降临没有对他们造成丝毫的影响,甚至根本看不出这群人中有人已经48小时未眠未休。他们是在衷心的为获得优胜的搬运社、DDS、绿色能量团队以及这个团队在48小时内做出的《双子树灵》、《炼金术师艾萨克》、《绿色能量》在欢呼。

6

2017年CIGA Game Jam 48小时极限游戏开发活动已经圆满落幕。晨之科作为此次上海站的承办者,非常荣幸的成为了这场充盈着独立游戏精神活动的见证人。

被植下的梦想——从种子到大树

本次获得全场最佳人气奖之一的《双子树灵》,其团队制作理念主要是考虑到使用双人合作核心玩法能够增加游戏的乐趣性,同时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还会产生极为有趣的化学反应。而对于“树”这一主题的考量则是想到通过细胞这种构成生命的基础因素,来引出唯有选择互相竞争但又求同存异的做法才能够真正促进树木健康成长的主题。

7

至于玩家体验游戏过后希望能够得到怎样的评价这种问题上,他们仅仅希望玩过这款游戏的玩家只要觉得快乐就已经满足。这种单纯不含杂质的游戏制作初衷在时下着实称得上难得,但这可能也是绝大多数独立游戏开发者们之所以来参加Game Jam的首要原因。

而在团队未来规划方面,他们自去年起到现如今虽然也面临了一些人员的更替,但核心成员自去年起到现在都仍然聚集在一起。就如同一颗正在蛰伏但已含苞待放的种子,等待一个能够放下其它杂事组建独立工作室,并全心全意投入游戏制作从而长成大树的机会。

回顾本届CIGA Game Jam,一棵有着错落交织的根系、粗壮的枝干与茂盛树叶的大树剪影,就是此次活动的命题。对于这样一幅极简的黑白画,不同的参赛者对于它的解读也不尽相同。从粗浅直白的爬树、种植游戏,到环保题材,再直至深入到表里世界之中,对生命与轮回展开宏大的想象。这个可浅可深的命题,让一个独立游戏开发比赛,却充斥着思考与哲学。

9

在这个繁复缤纷的世界中保持独立而具有深度地思考,可能是大多独立游戏作者最为擅长的事。《炼金术士艾萨克》的创作团队DDS从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着手,虚构了一个可以操作牛顿躲过苹果砸落的游戏,其中一个结局就是牛顿沉迷炼金而变成一个没有引力的世界。

10

而WTF小组则从树木生长历程中阐述着生物圈平衡对地球环境保护所起到的意义。与WFT小组相同的是,来自上海的独立游戏制作人刘阳通过使用数学模型来自建了一个可以研究森林资源发展形态的小游戏。这些从这棵树所衍生出的内容和作品,像是一根根、一枝枝渐次延伸而出的新枝丫,最终彼此交汇融合成为一颗苍天大树。

而今的独立游戏亦如同这棵树一样,也已枝繁叶茂。

坚持与梦想——被传承的独立游戏精神

今年的CIGA Game Jam 48小时极限游戏开发活动,于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武汉、成都、珠海和厦门全国九城同步展开。这个没有巨额奖金的游戏制作比赛,却吸引了全国数千名独立游戏开发者报名参与。

历届Game Jam比赛场地都是协办方的办公场地、创意园区甚至是外借的工厂厂房 ,往往只有几十张能够供数百名参赛者使用电脑设备的桌子和较稳定的网络环境。而参赛者们需要自带笔记本电脑、手绘板或者背着几十斤的ITX台式机,甚至自备吃喝洗漱用品从全国各地赶至赛区。而紧凑的赛程让那些可能早上才抵达的选手,在下午获取命题之后又要匆忙的与其他同样匆忙而至的选手现场临时组队、讨论,甚至彻夜制作。

这个已经在挑战人类耐力极限的比赛却一年年的壮大着,三城同步、五城同步直至今年九城同步。独立游戏制作者在用行动向外界展示着他们的理想与坚持。

本届比赛最快完成游戏的小组名为“Flappy Turtles”。这个仅有两个人的小团队,制作了以合作攀爬为核心玩法的作品《母猪上树 公猪下树》。但他们的作品有一个非常显而易见的缺陷,游戏的美术设计、画面制作部分极其简陋。造成如此的原因也极其简单,关于美术制作——他们两个人都不会。曾经他们也想出假扮美术去“诱骗”其它组或者游散在外的美术人才,然而这个主意并不那么有效。

“很无奈,但没有办法”,他们无奈而丧气,然而这个缺少美术的小组,却依然没有放弃比赛。“好不容易来一次,什么都不做就走了太可惜了。”

一个组了七位策划的小组则碰到了另一个难题——没有一个专职程序与美术。对于这种问题,也许就此放弃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但他们却靠着半生不熟的代码、七拼八凑的美术资源,用48小时就此硬生生完成了一款能够正常运行的游戏。

14

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小组是一个带着孩子的父亲,他的9岁的儿子并不是单纯的随行家属,而是亲手参与了有关运动模拟设计、场景搭建制作等相关工作,还包括后期的玩法测试等技术性内容。孩子在外人面前显得有些腼腆羞涩,但当他转过头面向电脑时,又是一种另外的神情。

事实上,对绝大部分独立游戏开发者来说,比赛中这种“状况外”的情况并不少见,对于游戏的热爱和梦想,能够让他们不放弃地坚持下去,然而却无法切实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一款游戏从无到有,人力成本、机会成本、制作方向乃至营销、包装和推广,绝非想象中如此的简单。

更肥沃的土壤——独立游戏的未来

在贫瘠的土地上能够盛开出鲜花固然珍贵,但并非正常的生态环境。热钱流动造成的一窝蜂现象已经影响国内游戏行业数年。换皮、抄袭、不重视创意内容,已成难以改变的顽疾。长期缺乏品质优秀的游戏产品,造成了国内游戏的野蛮生长并严重缺乏艺术底蕴。

随着时间推移,国内游戏市场蛮荒时代已近尾声。独立游戏开发者这一群体,在这样一个时代渐渐浮出水面。《汐》、《纪念碑谷》这些耀眼的作品,打开了外界认知独立游戏圈的大门。而市场与玩家自身游戏品味的提高,付费习惯和版权意识的增强,也正让游戏圈向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15

同样,来自于用户端的观念转变也会直接推动行业的变化。不止是苹果和谷歌,所有有远见的游戏平台、发行商、渠道商都在思考,自己应该在独立游戏圈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纵观CIGA Game Jam此次九城联动,每个城市都有类似于上海站的协办方——晨之科这种游戏企业的身影。企业的关注和资本的介入,对于独立游戏圈的发展将是一种极大的助力,但对独立游戏圈能否保持独立自主思考的空间也是一种考验。

16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本届CIGA Game Jam协办企业除了免费协助举办比赛之外,更多谈到的是关于独立游戏的梦想。晨之科CEO朱明在上海站比赛开幕前提出“晨之科非商业孵化器”的计划,表明了游戏业界对于独立游戏精神的认知与认可。对于独立游戏圈来说,认同感可能是比资本更加珍贵的东西。

17

土壤已经备下,而独立游戏的未来是何种模样,最终抉择的依然是人心。希望这48小时后,梦想仍在。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7/06/294572

CiGA Game Jam晨之科
相关推荐创梦天地将承办Game Jam 向全球征集独立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