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游戏业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人物

虽然2013年即将结束,但游戏业的格局远没有尘埃落定,没有谁的成功是完美无瑕的,也没有谁的失败是毫无价值的。外媒最近评选了2013年游戏业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以下是从后往前的人物排名和获选理由,以及对人物的简短介绍:


GameLook报道/新一代主机的发布似乎带来了业内对于主机的两种不同看法,在次世代主机没有发布之前,我们的主机游戏市场持续下降并且大多数人都面临着零和游戏的问题:谁是领先的?谁是落后的?谁是正确的,谁是错误的?谁卖了更多件,在哪些市场?但游戏业的格局远没有尘埃落定,没有谁的成功是完美无瑕的,也没有谁的失败是毫无价值的。

所以,外媒最近评选了2013年游戏业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以下是从后往前的人物排名和获选理由,以及对人物的简短介绍:

第十名:来自Naughty Dog团队的Neil Druckmann

随着游戏业的一年即将结束,媒体们的注意力不可避免的会去寻找过去12个月里最佳的游戏,而且大多数人都会把The Last of Us考虑在内,随着对次世代主机质疑声渐远,Naughty Dog的光环逐渐褪去,主机游戏业的发展提示我们,新硬件只能带来卓越的性能,其他的要靠天资,专注和人才。

在某种意义上讲,把票投给The Last of Us的创意总监Neil Druckmann,其实是给整个Naughty Dog团队投票,当然也包括该游戏的总监Bruce Straley。但是Naughty Dog向来都有制作伟大游戏的历史,Straley还曾担任Uncharted 2总监。The Last Of Us使得Druckmann成为了游戏行业最具潜力的创意人才之一。毕竟,当人们想起Naughty Dog的时候,很多人会提到Amy Henning,这对于在他手底下工作的Druckmann来说是很有压力的,然而,The Last Of Us或许已经成为了Naughty Dog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

第九名,来自Irrational Games的Ken Levine

曾几何时,《生化奇兵》似乎给Irrational Games的名誉带来了伤害,自2010年8月份以来,该游戏的宣传片一直很少,但他们并没有担心,因为早期的宣布只是市场营销因素,实际上《生化奇兵》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或许该游戏提供的并非一个完美的游戏体验,但至少是非常具有闪光点的优秀体验。

Ken Levine首先是个创始人,但很少有创始人能够用这样的热情同时参与他们的游戏和整体游戏体验推广。行业已经习惯了接受纯数字,但《生化奇兵》这样的游戏告诉我们,值得我们关注的远不止《使命召唤》和Candy Crush,像Levine的人才可以用他们喜欢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产品。

第八名,来自Oculus VR的约翰·卡马克

目前普遍的观点是,现在是游戏业从事独立研发的最佳时机,不论你是资深人士还是初入行业。当卡马克在8月份决定把注意力转移到Oculus Rift的时候,他就基本上从他共同创建的公司中拔出了一只脚,到了11月底,他终于彻底离开了世界级的3A大作开发商,进入了新兴的虚拟游戏领域,出于对id Software的尊重,约翰卡马克与Oculus VR的结合完美的无可置疑,他离开id Software之后将会带来更多的可能。

当然这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就在今年,id Software终身CEO Todd Hollenshead和创意总监Matt Hooper也相继离开。不过有一个可以肯定的事情是,即使这些公司可以自给自足,但像卡马克这样的开发者们已经不再需要投身于大作业务才能留在行业前沿,现在,如果Hideo Kojima也离开Konami的话。。。。。。

第七名,来自Independent的Adam Orth

Deal with it这三个词在Adam Orth和BioWare策划Manveer Heir的非正式讨论中被无意中提到了很多次,他在讨论中称,下一代Xbox应该实现“永远在线”。由于对微软新主机做出这样的偏激评论,Orth丢掉了自己的工作。

Orth很明显犯了错误,但对他的惩罚也确实有点过,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言论其实是为了微软的利益,而非他自己。尽管Orth丢掉了自己的工作,但Xbox One依然获得了很好的表现。

第六名,来自SCE的Shahid Ahmad

Shahid Ahmad是目前PS平台最重要的人物,而大多数人却不认识他。如果说索尼在新一代主机的早期具有一些优势的话,这一定是由于该公司的影响力,而非销售量。PlayStation 4的初期优势在于对于独立开发商开放的巨大影响力,而Shahid Ahmad就是推动独立开发商合作的代言人。

Ahmad在过去做了大量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工作,为索尼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微软现在成为了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但Ahmad提前就为挑战做好了准备。

“去年我最大的个人挑战就是帮助独立开发商们看到PlayStation的潜力,并把他们最优秀的作品推向Vita平台,我们在2013年为Vita平台带来了20多款独立游戏,我们还将在明年把这个数量继续提高”。

“我们在和游戏界最优秀的创意人才合作,这使我不仅对PlayStation未来抱有很大的希望,也对整个行业充满期待”。

第五名,来自Cloud Imperium Games的Chris Roberts

不要说Double Fine Adventure,也不要说Torment和Project Eternity,如果你真的想看众筹潜力的话,没有什么比Star citizen是更好的例子。

在从事电影行业8年之后,Chris Roberts在2012年底再次回到了游戏行业,宣布了一款太空游戏Star citizen,灵感来自于他的经典电影《银河飞将》(Wing Commander)系列,众筹成为了去年游戏业的主流趋势之一,而Star citizen在5周内就筹集了600万美元。

但Roberts和他的Cloud Imperium团队今年完成的事情更有影响力。在6月份,Star Citizen总筹资达到了1000万美元,9达到2000万美元,10月达到2500万美元,就在几天前,Cloud Imperium宣布从自己的社区中累计获得了3300万美元,使得Roberts不需要3A发行商的帮助就顺利回到了3A游戏领域。所以,如果说到众筹,在Star Citizen面前,Double Fine Adventure,Torment和Project Eternity都是浮云。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Star Citizen这样的巨大项目可以只通过众筹来完成资金筹备”,Roberts说,他最初觉得1400万美元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目标了,“但随着活动的结束,我们发现自己有可能做出首个完全靠众筹制作的3A游戏”。

众筹的支持使得Cloud Imperium扩张了更大的团队,有了更多的时间提高游戏品质。Roberts说,“对于玩家们来说,自己的意见被尊重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经常觉得自己是被迫年复一年的跟随策划们的安排而玩游戏,我不希望Star Citizen重蹈覆辙,我认为玩家们在未来会对类似的项目更加支持”。

第四名,来自Zynga的Don Mattrick

业内最困惑的高管加入游戏业内处境最艰难的开发商之一,这是件非常对称的事情。

今年索尼发送圣诞贺卡的话,Don Mattrick应该是出现在首批名单中的一个,虽然没有具体的数字,但索尼的新一代主机销量很明显更具优势。而在年初,微软的上一代主机还遥遥领先。

这些糟糕的决定真的是一个人的错误吗?实际上,或许不是,但总要有一个人来背黑锅,而Don Mattrick曾是Xbox的负责人。当然,大量的证据表明,公众对他制定的Xbox One策略的反映并不满意,尤其是永久在线要求方面。

所以,当Mattrick离职去Zynga的时候,这个消息对于Xbox One来说是件好事。但业内最困惑的高管加入行业内处境最艰难的开发商之一,这本身也很对称,如果说Mattrick不能大幅提升Zynga的表现,那就错了,我们不妨想想他在Xbox 360主机上做出的成就。

第三名,来自Rockstar Games的Sam Dan Houser

在Rockstar,你会觉的,无论多么糟糕,都会有解决的方法,无论一开始情况看起来多么困难。

每年一部作品的系列成为了大作发行商们的家常便饭,GTA在经历了五年之后开始获得巨大成功。其实,第五款游戏并没有打破原作的根基,但转向多个主角的决定就和使用3D画质一样的具有创意性。

Rockstar经常因为游戏暴力和性别歧视而遭到批评,这些批评并非没有道理,但GTA这样题材的作品本来就该是这样的游戏体验。没有人会质疑GTA V的成功,但很少有人能够想到该游戏的销量如此之大,该游戏的3日收入已经突破了10亿美元,很多大作的终身收入也不过如此。

第二名,来自Supercell的埃卡·潘纳宁

做正确的决定,认真的招聘以及管理需要很大的努力,把Clash of Clans做到如此受欢迎并且能够持续成功,其实,没那么简单。

在2011年,Supercell还在专注于已经褪色的网页动作游戏。而在今年初,Supercell由于两款产品名声大噪,而且该公司只有两款游戏:Hay Day和Clash of Clans,两款都在iOS获得了巨大成功,使得该公司今年的第一季度利润突破了1亿美元。四月份,有传言称Supercell获得1亿美元筹资,该公司的市值接近8亿美元。

8亿美元的市值似乎对于研发页游的Supercell来说是个比较合理的数字,潘纳宁是一步步走过来的,Supercell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当一个游戏取得Clash Of Clans这样成功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夜暴富,但这其实包含了Supercell团队大量的努力,他们花了很大力气做正确的决定,招聘人才并持续管理一款如此成功的游戏,Supercell的游戏在收入榜的表现能够持久稳定的背后包含了该公司的巨大付出。

软银在10月份投资的15亿美元确保了潘纳宁在2013年度游戏业最具影响力人物的位置,如果Supercell和GungHo的合体可以产生更大的效果,我们可以确定潘纳宁在明年排行榜仍有位置。

第一名,来自PlayStation的马克·塞尔尼

在第一台PS4出售之前,索尼的主机就已经比对手们的设备获得了更多认可,而这个过程就是从塞尔尼担任该主机项目的主管开始的。

在今年2月份马克·塞尔尼加入索尼的时候,索尼就开始发生了变化。塞尔尼从来都和索尼保持很好的关系,但他本身也是业界最受尊敬的独立开发者之一,可以说,塞尔尼是开发者中的开发者,他的走马上任代表了索尼对独立开发商们支持的开始。

“六年前,当我刚开始做硬件的时候,我觉得和研发社区一起设计的话会带来更好的发布效果,而且会取得更大成功,所以会对玩家们更有吸引力”,塞尔尼说,“我曾希望这个策略可以获得接受,但我从来没有想到玩家们会如此欢迎,也没有想到我们可以获得这么好的销售表现”。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3/12/139860

Game IndustryPersons Of The Year
相关推荐游戏业为加拿大GDP带来32亿美元收入分析师 Sebastian对游戏业的9大预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